新京葡娱乐场388官网-电玩棋牌欢迎您 > 产品展示 > 今年的煤炭产量压减10%以上,一些煤炭生产企业提出

今年的煤炭产量压减10%以上,一些煤炭生产企业提出
2020-02-11 21:59

煤炭业正遭遇近年来少有的困境,上游煤矿减产关停、中间贸易商压价激烈、下游电厂掌握定价权继续压价、产煤地因财政收入大幅下降争相救市。  自2012年以来,在煤炭需求减少、产能过剩、进口煤冲击、水电等清洁能源挤压下,煤炭告别暴利时期,步入“寒冬”。 根据行业机构预测,短期内煤炭行业难以走出低谷,微利、低速增长将成为常态。  现阶段,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施以援手,开始着手扶持该行业。在政策信号刺激下,煤炭行情短期企稳,煤炭生产地、港口价格小幅回升。但在煤炭完全市场化的形势下,国家部门的救市行动与企业自救又有不同考虑。  为了改变煤炭业的现状,国务院更是高规格组织煤炭脱困方案,压减产能、限制进口成为协助该行业走出困境的核心举措。  煤炭微利的日子或将持续  2014年4月供暖季刚过,同煤集团销售负责人就开始在江浙港口、贸易商、下游用户之间斡旋。用他的话说,“现在坐在家里等客户的日子不复存在,电厂对煤炭压价很低,欠款增加,一些煤矿越生产越亏损。”  另一个例子是,山西朔州一家煤炭企业整合当地3个小煤矿,并购价款约合5亿元;随后对矿井实施120万吨/年扩能改造,需要再投资8亿元,所有资金来自于贷款。由于煤炭市场低迷,投资放缓,煤矿投产遥遥无期;但一旦投产,又将面临高额的利息成本。  此外,山西、内蒙一些资源价款高、财务成本沉重的矿井,银行派员驻点跟踪。告别黄金十年,那个先付款再发煤的“逍遥”时光远去,煤炭微利时代或许将持续多年。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613.1亿元,同比减少1091.9亿元,下降43.9%。初步分析,目前煤炭企业亏损面已超过70%,有9个省出现了全行业亏损。  煤炭库存可以用爆仓来形容,从煤矿蔓延到消费地。今年6月底,全社会库存持续31个月在3亿吨以上。煤炭企业库存9900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重点发电企业存煤7906万吨,可用23天;主要港口存煤5264万吨,比年初增长39%。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评选出的2014年煤企百强榜单显示,100家企业营业收入总额4.16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0.03%,增速回落8.12个百分点,创十年来最低水平;净利润总额841.57亿元,比上年大幅下降44.18%,其中,21家企业亏损,77家企业净利润同比下降。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发电企业因煤价大幅降低,正在享受周期性的产业红利。上半年52家电力行业上市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4.3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3%。  在煤炭与电力这两个行当长久的博弈中,电厂重新回归,掌握话语权。尽管电厂一再压低煤价,煤炭企业、贸易商还不得不削尖脑袋供煤。即便如此,电厂冬储煤采购积极性仍不高。目前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电厂负荷率普遍偏低,日均煤耗下降,电厂对成本的压减的预期更大。  国务院部署“减产”为煤炭脱困  帮助这个行业走出困境是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之间达成的默契。  今年内山西省先后出台“煤炭20条”和“煤炭17条”,推动煤炭领域改革;陕西、内蒙古、四川等省区,制定清理涉煤收费、减轻企业负担等措施;黑龙江省在移交办社会职能、资源配置、增加流动资金等方面出台政策,支持企业发展。  在国家层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国务院领导已对煤炭行业脱困工作做出批示,国家发改委一位高层负责协调环保、财政、商务、海关等各部门,并召开三次煤炭行业脱困联席会。  从国务院行动来看,这次救市行动规格高、动作大。今年7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会同国家能源局煤炭司、电力司、国家煤矿安监局行管司、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召开全国煤炭行业脱困工作会议。会议提出,严格控制超能力生产、限制不安全生产、化解产能过剩、加强行业自律等要求。  7月中旬,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组织召开14家特大型煤炭企业座谈会,座谈会形成六条共识,其中包括控制煤炭产量,今年的煤炭产量压减10%以上;规范煤炭进出口,严格限制劣质煤、高硫煤和含有害元素的煤炭产品进口。调整完善企业考核机制,不单纯考核企业产量、产值、规模等指标,防止企业盲目追求产量扩张、规模扩大;加强对收费项目的集中清理整顿;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将煤炭由燃料向原料与燃料并重转变。  控制煤炭生产总量是本轮市场调控的主要措施,国有煤炭企业则是限产的主要对象。根据煤炭协会2013年煤炭产量50强名单,排名前14位的煤炭企业产量共计17.37亿吨,以减产10%估算,减产总量将达1.7亿吨。如果减产计划可以落实,国内煤炭供给将得到有效控制。  这次会议后,神华宣布全年调减产量5000万吨、调减销售量6000万吨;中煤宣布下半年调减2000万吨煤炭产量,与原生产计划相比,减产幅度达20%;山西同煤集团计划下半年煤炭产量和销量分别下降1000万吨以上。  一些分析人士对于减产并不看好——在原计划基础上限产对市场影响有限。神华、中煤减少销售量和生产量,优先压减销路不好的煤种,控制低质量煤炭的发运数量。  8月底,发改委再次召开电力、煤炭企业座谈会,再研究煤炭脱困方案。发改委提出,全国下半年压缩煤炭产能2亿吨,并具体分解到相关省市;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全年确保关闭煤矿800座,力争关闭1000座。  对煤炭进口的管理也不断加码。发改委要求切实加强煤炭质量监管,严格限制高硫、高灰分低质煤炭进口,加强对劣质煤发电企业的监管,将劣质煤使用数量与发电计划挂钩,并研究对于除褐煤之外的进口煤炭采取必要限制措施。  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研究发展部经理刘志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限制进口煤利用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北方港口库存下降是最直接的反映。近期,秦皇岛港存煤540万吨,国投曹妃甸港存煤589万吨,黄骅港存煤135万吨,北方主要运煤港口存煤均出现下滑。  表现在煤炭价格上,受益于政策托底,近期煤炭价格小幅上涨。9月3日,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均价报收482元/吨,上涨4元/吨。这是连续下跌13周,累计下降59元/吨之后的首次上涨。  煤炭销售企业人士分析,“预计9月、10月煤价止跌,并维持小幅上涨。当前煤炭市场走稳,主要受政策性救市预期影响,企业补库存积极性大。但由于实际的市场需求没有增加,当前的涨价实际上透支四季度的需求。”  多挖煤不挣钱,少挖煤丢市场  本轮煤炭行情下行自2012年上半年开始,煤价经过断崖式下跌后,进入持续低价阶段。对于山西、内蒙一些开采成本高的煤矿而言,煤价已经跌破成本线,关停是市场行为,不得不为之。  与此同时,政府和行业协会也呼吁减产。一位山西电力行业协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近期山西省煤炭协会召开会议,号召煤炭企业限制煤炭产量,稳住煤价。按照目前国内供需平衡测算,全国煤炭富余量为2亿吨。如果减产2亿吨,煤价可能止跌企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主任钱平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限量保价的前提是只有少数几个主体参与,能够采取集体行动并对国际市场产生影响。如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石油生产国通过采取共同行动维护本国资源和利益,但国内煤炭市场主体分散,限产保价实施难度大。”  目前,国内煤炭市场主体多,在自由竞争的环境下,企业总希望别人遵守减产承诺,借机抢占市场份额,而减产意味着丢掉市场。在这种逻辑下,一些煤炭企业采取“以量补价”、“降价促销”等方式自救,限产难以统一步调。  对于一些资源为主的地区而言,是否响应减产也有不确定性。因为减产意味着让本已缩水的财政收入再打折扣,目前市县级政府并未对限产政策作出明确的安排。  作为行业机构,煤炭工业协会近期不断宣贯“降价不能启动市场”的理念,提议必须防止“以量补价”的现象蔓延。通过限产方式,到年底将动力煤价格稳定在每大卡0.1-0.12元左右,即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维持在550元/吨左右。  理论上讲,限产可以稳定煤价,但谁也不愿意因限产丢掉市场。一些煤炭生产企业提出,“力争客户不减、市场份额不降、商品煤综合售价不降”的目标;晋煤集团董事长贺天才更是提出,以品种结构换市场,以服务到位争市场,以快速反应抢市场,以资本投入赢市场,坚持“宁丢价、不丢市;宁丢价、不丢款”。  相对于限产,这才是煤炭企业的心里话。事实上,企业增产的欲望也不能被控制。据煤炭协会统计,今年以来,全国17个主要产煤省区中有9个省区产量继续保持增长;在大型企业中,90家产量同比增长1%,其中前10家企业产量同比增长3%。  前7个月,山西省煤炭产量5.6亿吨,同比增长4.2%。山西国资委也已经下发文件,要求省属重点煤矿执行限产计划,限产规模在4000-5000万吨。这一举措被倡导改革的专家认为是,计划经济手段的延续,缺乏市场意识。  钱平凡说,“过去黄金十年,煤炭行业大规模集中投资,错过了改革的时机。目前正是煤炭行业实施改革、脱胎换骨的机会。政府应该更多引导企业转型,煤炭也应从卖煤炭向卖服务转型。靠行政干预无法形成市场,更无法稳定煤价。”  煤炭企业人士建议,与其采取一刀切式的限产,莫如建立明确的煤矿产能退出机制。“现在的问题是,一些煤矿想停停不了,一些想生产却受到管制。”  诸如山东、黑龙江、河南、西南地区的一些老矿区,承担企业办社会职能,历史包袱重,应该停产却不能停,产一吨赔一吨,企业关停甚至需要地方政府审批。对于神华这样的大型企业而言,煤质好、煤电路港航一体化经营模式具有成本优势和市场资源,强行减产违背市场规律。  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并严管进口  产能过剩、进口冲击困扰国内煤炭市场。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2006年到2013年底煤炭新增产能26亿吨以上,且有11亿多吨的在建项目,大量煤矿产能集中释放,再加上进口冲击构成“内忧外患”的局面。  在煤炭市场行情好的时候,超产是行业的常态。为保证安全生产、稳定市场供需,超能力生产首先得到打压;面对国际煤炭冲击,国家正在研究设定门槛。  按照国务院要求,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矿安监局联合下发《关于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规范企业生产行为的通知》,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制止未核准先生产、未取证生产行为。所有未经核准但已建成并组织生产的煤矿,一律停产;所有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煤矿,不得投入生产。  中国煤炭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近期在2014中国煤焦钢产业大会上解释称,“所有的矿厂必须向全社会承诺不能超能力生产,如果出现超能力生产,发生事故要吊销矿厂的安全生产资格证,而且还有很重的罚款。如果上级发超能力的计划,发生事故要追究主要负责人的责任。”  根据通知,所有煤矿要按登记公布的生产能力和承诺事项组织生产,合理安排年度、季度、月度生产计划。煤矿年度原煤产量不得超过登记公布的生产能力,月度原煤产量不得超过月均计划的110%;无月度计划的,月产量不得超过登记公布生产能力的1/12。  煤炭企业不得向所属煤矿下达超过登记公布生产能力的生产计划及相关经济指标,不得向未核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煤矿下达生产计划。煤矿生产引发安全事故的,依法追究企业集团公司主要负责人责任。  内蒙古煤炭企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当地一些露天煤矿核准设计能力为300万吨/年,开采装备更新后,实际生产量为700万吨/年。由于前期资源获取成本低,在当前的价格形势下,仍有市场。“减产不利于企业效益,重新核定产能又非常困难。”  三部门文件下发后,多个地方省份率先表态限产。山西省煤炭厅要求煤炭企业遏制超能力生产和违法违规生产行为,落实产能登记和公告制度,加大煤矿违规违法生产的查处力度。  此外,从国家政策角度看,煤炭进口贸易将受到管制。2009年我国由煤炭净出口国成为净进口国,煤炭进口量一路攀升。2013年,我国煤炭进口3.27亿吨,创下新高。  浙江贸易商张杰(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国内煤炭价格走低,进口煤与国内煤价差不断缩小,再加上限制进口政策的出台,进口煤炭利润空间缩小,增速正放缓。  目前,北方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实际交易价格在475元/吨左右,到达广州港到岸价为550元/吨,与澳大利亚进口煤到岸价格相差无几。在今年国内煤炭价格不断下跌的大背景下,进口煤价格优势逐渐丧失。  上半年我国进口煤炭1.598亿吨,同比去年增长145万吨,增幅很小。7月份,我国进口煤炭2303万吨,环比减少202万吨,同比减少562万吨。1-7月份,我国进口煤炭18289万吨,同比减少了2.2%。  尽管反对的声音较大,但去年以来限制煤炭进口的政策信号频频。如严格限制劣质煤、高硫煤和含有害元素的煤炭产品进口;研究建立和完善商品煤质量标准体系,按照国内外统一标准,限制不符合标准的煤炭生产、进口、销售和使用;统筹进出口关税,将煤炭进出口关税调整到同一水平。  另一种不同的观点认为,“国内外市场不能割裂,从保证国家能源安全角度看,应减少用国内煤炭资源开发,更多从国际进口资源。而非为了保证企业的利润限制进口,这是长远利益与短期利益的问题。”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613.1亿元,同比减少1091.9亿元,下降43.9%。初步分析,目前煤炭企业亏损面已超过70%,有9个省出现了全行业亏损。为了改变煤炭业的现状,国务院更是高规格组织煤炭脱困方案。  煤炭业正遭遇近年来少有的困境,上游煤矿减产关停、中间贸易商压价激烈、下游电厂掌握定价权继续压价、产煤地因财政收入大幅下降争相救市。  自2012年以来,在煤炭需求减少、产能过剩、进口煤冲击、水电等清洁能源挤压下,煤炭告别暴利时期,步入“寒冬”。 根据行业机构预测,短期内煤炭行业难以走出低谷,微利、低速增长将成为常态。  现阶段,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施以援手,开始着手扶持该行业。在政策信号刺激下,煤炭行情短期企稳,煤炭生产地、港口价格小幅回升。但在煤炭完全市场化的形势下,国家部门的救市行动与企业自救又有不同考虑。  为了改变煤炭业的现状,国务院更是高规格组织煤炭脱困方案,压减产能、限制进口成为协助该行业走出困境的核心举措。  煤炭微利的日子或将持续  2014年4月供暖季刚过,同煤集团销售负责人就开始在江浙港口、贸易商、下游用户之间斡旋。用他的话说,“现在坐在家里等客户的日子不复存在,电厂对煤炭压价很低,欠款增加,一些煤矿越生产越亏损。”  另一个例子是,山西朔州一家煤炭企业整合当地3个小煤矿,并购价款约合5亿元;随后对矿井实施120万吨/年扩能改造,需要再投资8亿元,所有资金来自于贷款。由于煤炭市场低迷,投资放缓,煤矿投产遥遥无期;但一旦投产,又将面临高额的利息成本。  此外,山西、内蒙一些资源价款高、财务成本沉重的矿井,银行派员驻点跟踪。告别黄金十年,那个先付款再发煤的“逍遥”时光远去,煤炭微利时代或许将持续多年。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613.1亿元,同比减少1091.9亿元,下降43.9%。初步分析,目前煤炭企业亏损面已超过70%,有9个省出现了全行业亏损。  煤炭库存可以用爆仓来形容,从煤矿蔓延到消费地。今年6月底,全社会库存持续31个月在3亿吨以上。煤炭企业库存9900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重点发电企业存煤7906万吨,可用23天;主要港口存煤5264万吨,比年初增长39%。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评选出的2014年煤企百强榜单显示,100家企业营业收入总额4.16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0.03%,增速回落8.12个百分点,创十年来最低水平;净利润总额841.57亿元,比上年大幅下降44.18%,其中,21家企业亏损,77家企业净利润同比下降。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发电企业因煤价大幅降低,正在享受周期性的产业红利。上半年52家电力行业上市公司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4.3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3%。  在煤炭与电力这两个行当长久的博弈中,电厂重新回归,掌握话语权。尽管电厂一再压低煤价,煤炭企业、贸易商还不得不削尖脑袋供煤。即便如此,电厂冬储煤采购积极性仍不高。目前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电厂负荷率普遍偏低,日均煤耗下降,电厂对成本的压减的预期更大。  国务院部署“减产”为煤炭脱困  帮助这个行业走出困境是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之间达成的默契。  今年内山西省先后出台“煤炭20条”和“煤炭17条”,推动煤炭领域改革;陕西、内蒙古、四川等省区,制定清理涉煤收费、减轻企业负担等措施;黑龙江省在移交办社会职能、资源配置、增加流动资金等方面出台政策,支持企业发展。  在国家层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国务院领导已对煤炭行业脱困工作做出批示,国家发改委一位高层负责协调环保、财政、商务、海关等各部门,并召开三次煤炭行业脱困联席会。  从国务院行动来看,这次救市行动规格高、动作大。今年7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会同国家能源局煤炭司、电力司、国家煤矿安监局行管司、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召开全国煤炭行业脱困工作会议。会议提出,严格控制超能力生产、限制不安全生产、化解产能过剩、加强行业自律等要求。  7月中旬,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组织召开14家特大型煤炭企业座谈会,座谈会形成六条共识,其中包括控制煤炭产量,今年的煤炭产量压减10%以上;规范煤炭进出口,严格限制劣质煤、高硫煤和含有害元素的煤炭产品进口。调整完善企业考核机制,不单纯考核企业产量、产值、规模等指标,防止企业盲目追求产量扩张、规模扩大;加强对收费项目的集中清理整顿;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将煤炭由燃料向原料与燃料并重转变。  控制煤炭生产总量是本轮市场调控的主要措施,国有煤炭企业则是限产的主要对象。根据煤炭协会2013年煤炭产量50强名单,排名前14位的煤炭企业产量共计17.37亿吨,以减产10%估算,减产总量将达1.7亿吨。如果减产计划可以落实,国内煤炭供给将得到有效控制。  这次会议后,神华宣布全年调减产量5000万吨、调减销售量6000万吨;中煤宣布下半年调减2000万吨煤炭产量,与原生产计划相比,减产幅度达20%;山西同煤集团计划下半年煤炭产量和销量分别下降1000万吨以上。  一些分析人士对于减产并不看好——在原计划基础上限产对市场影响有限。神华、中煤减少销售量和生产量,优先压减销路不好的煤种,控制低质量煤炭的发运数量。  8月底,发改委再次召开电力、煤炭企业座谈会,再研究煤炭脱困方案。发改委提出,全国下半年压缩煤炭产能2亿吨,并具体分解到相关省市;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全年确保关闭煤矿800座,力争关闭1000座。  对煤炭进口的管理也不断加码。发改委要求切实加强煤炭质量监管,严格限制高硫、高灰分低质煤炭进口,加强对劣质煤发电企业的监管,将劣质煤使用数量与发电计划挂钩,并研究对于除褐煤之外的进口煤炭采取必要限制措施。  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研究发展部经理刘志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限制进口煤利用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北方港口库存下降是最直接的反映。近期,秦皇岛港存煤540万吨,国投曹妃甸港存煤589万吨,黄骅港存煤135万吨,北方主要运煤港口存煤均出现下滑。  表现在煤炭价格上,受益于政策托底,近期煤炭价格小幅上涨。9月3日,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均价报收482元/吨,上涨4元/吨。这是连续下跌13周,累计下降59元/吨之后的首次上涨。  煤炭销售企业人士分析,“预计9月、10月煤价止跌,并维持小幅上涨。当前煤炭市场走稳,主要受政策性救市预期影响,企业补库存积极性大。但由于实际的市场需求没有增加,当前的涨价实际上透支四季度的需求。”  多挖煤不挣钱,少挖煤丢市场  本轮煤炭行情下行自2012年上半年开始,煤价经过断崖式下跌后,进入持续低价阶段。对于山西、内蒙一些开采成本高的煤矿而言,煤价已经跌破成本线,关停是市场行为,不得不为之。  与此同时,政府和行业协会也呼吁减产。一位山西电力行业协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近期山西省煤炭协会召开会议,号召煤炭企业限制煤炭产量,稳住煤价。按照目前国内供需平衡测算,全国煤炭富余量为2亿吨。如果减产2亿吨,煤价可能止跌企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主任钱平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限量保价的前提是只有少数几个主体参与,能够采取集体行动并对国际市场产生影响。如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石油生产国通过采取共同行动维护本国资源和利益,但国内煤炭市场主体分散,限产保价实施难度大。”  目前,国内煤炭市场主体多,在自由竞争的环境下,企业总希望别人遵守减产承诺,借机抢占市场份额,而减产意味着丢掉市场。在这种逻辑下,一些煤炭企业采取“以量补价”、“降价促销”等方式自救,限产难以统一步调。  对于一些资源为主的地区而言,是否响应减产也有不确定性。因为减产意味着让本已缩水的财政收入再打折扣,目前市县级政府并未对限产政策作出明确的安排。  作为行业机构,煤炭工业协会近期不断宣贯“降价不能启动市场”的理念,提议必须防止“以量补价”的现象蔓延。通过限产方式,到年底将动力煤价格稳定在每大卡0.1-0.12元左右,即5500大卡的动力煤价维持在550元/吨左右。  理论上讲,限产可以稳定煤价,但谁也不愿意因限产丢掉市场。一些煤炭生产企业提出,“力争客户不减、市场份额不降、商品煤综合售价不降”的目标;晋煤集团董事长贺天才更是提出,以品种结构换市场,以服务到位争市场,以快速反应抢市场,以资本投入赢市场,坚持“宁丢价、不丢市;宁丢价、不丢款”。  相对于限产,这才是煤炭企业的心里话。事实上,企业增产的欲望也不能被控制。据煤炭协会统计,今年以来,全国17个主要产煤省区中有9个省区产量继续保持增长;在大型企业中,90家产量同比增长1%,其中前10家企业产量同比增长3%。  前7个月,山西省煤炭产量5.6亿吨,同比增长4.2%。山西国资委也已经下发文件,要求省属重点煤矿执行限产计划,限产规模在4000-5000万吨。这一举措被倡导改革的专家认为是,计划经济手段的延续,缺乏市场意识。  钱平凡说,“过去黄金十年,煤炭行业大规模集中投资,错过了改革的时机。目前正是煤炭行业实施改革、脱胎换骨的机会。政府应该更多引导企业转型,煤炭也应从卖煤炭向卖服务转型。靠行政干预无法形成市场,更无法稳定煤价。”  煤炭企业人士建议,与其采取一刀切式的限产,莫如建立明确的煤矿产能退出机制。“现在的问题是,一些煤矿想停停不了,一些想生产却受到管制。”  诸如山东、黑龙江、河南、西南地区的一些老矿区,承担企业办社会职能,历史包袱重,应该停产却不能停,产一吨赔一吨,企业关停甚至需要地方政府审批。对于神华这样的大型企业而言,煤质好、煤电路港航一体化经营模式具有成本优势和市场资源,强行减产违背市场规律。  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并严管进口  产能过剩、进口冲击困扰国内煤炭市场。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2006年到2013年底煤炭新增产能26亿吨以上,且有11亿多吨的在建项目,大量煤矿产能集中释放,再加上进口冲击构成“内忧外患”的局面。  在煤炭市场行情好的时候,超产是行业的常态。为保证安全生产、稳定市场供需,超能力生产首先得到打压;面对国际煤炭冲击,国家正在研究设定门槛。  按照国务院要求,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矿安监局联合下发《关于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规范企业生产行为的通知》,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制止未核准先生产、未取证生产行为。所有未经核准但已建成并组织生产的煤矿,一律停产;所有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煤矿,不得投入生产。  中国煤炭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近期在2014中国煤焦钢产业大会上解释称,“所有的矿厂必须向全社会承诺不能超能力生产,如果出现超能力生产,发生事故要吊销矿厂的安全生产资格证,而且还有很重的罚款。如果上级发超能力的计划,发生事故要追究主要负责人的责任。”  根据通知,所有煤矿要按登记公布的生产能力和承诺事项组织生产,合理安排年度、季度、月度生产计划。煤矿年度原煤产量不得超过登记公布的生产能力,月度原煤产量不得超过月均计划的110%;无月度计划的,月产量不得超过登记公布生产能力的1/12。  煤炭企业不得向所属煤矿下达超过登记公布生产能力的生产计划及相关经济指标,不得向未核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煤矿下达生产计划。煤矿生产引发安全事故的,依法追究企业集团公司主要负责人责任。  内蒙古煤炭企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当地一些露天煤矿核准设计能力为300万吨/年,开采装备更新后,实际生产量为700万吨/年。由于前期资源获取成本低,在当前的价格形势下,仍有市场。“减产不利于企业效益,重新核定产能又非常困难。”  三部门文件下发后,多个地方省份率先表态限产。山西省煤炭厅要求煤炭企业遏制超能力生产和违法违规生产行为,落实产能登记和公告制度,加大煤矿违规违法生产的查处力度。  此外,从国家政策角度看,煤炭进口贸易将受到管制。2009年我国由煤炭净出口国成为净进口国,煤炭进口量一路攀升。2013年,我国煤炭进口3.27亿吨,创下新高。  浙江贸易商张杰(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着国内煤炭价格走低,进口煤与国内煤价差不断缩小,再加上限制进口政策的出台,进口煤炭利润空间缩小,增速正放缓。  目前,北方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实际交易价格在475元/吨左右,到达广州港到岸价为550元/吨,与澳大利亚进口煤到岸价格相差无几。在今年国内煤炭价格不断下跌的大背景下,进口煤价格优势逐渐丧失。  上半年我国进口煤炭1.598亿吨,同比去年增长145万吨,增幅很小。7月份,我国进口煤炭2303万吨,环比减少202万吨,同比减少562万吨。1-7月份,我国进口煤炭18289万吨,同比减少了2.2%。  尽管反对的声音较大,但去年以来限制煤炭进口的政策信号频频。如严格限制劣质煤、高硫煤和含有害元素的煤炭产品进口;研究建立和完善商品煤质量标准体系,按照国内外统一标准,限制不符合标准的煤炭生产、进口、销售和使用;统筹进出口关税,将煤炭进出口关税调整到同一水平。  另一种不同的观点认为,“国内外市场不能割裂,从保证国家能源安全角度看,应减少用国内煤炭资源开发,更多从国际进口资源。而非为了保证企业的利润限制进口,这是长远利益与短期利益的问题。”

大企业限产减销比较好控制,小型企业就控制乏力,真限产的话,自己的市场只会被别人挤占。  在煤炭救市政策一轮又一轮过后,国内煤炭价格依然继续下探,如今“限产减销”似乎已成为挽救煤炭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获悉,相关部门起草的“下半年产量调控指导意见”称,自今年8月往后的5个月,煤炭调减总量将达到1.9亿吨左右。  然而,这一为实现国内煤炭市场供需平衡而出台的指导意见却很难被煤炭企业所接受。  “限产只是口号,大家都有产量计划和销售任务,而且大企业限产减销比较好控制,小型企业就控制乏力,真限产的话,自己的市场只会被别人挤占。”一位大型煤炭企业人士认为。  产能释放期  今年以来,国内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问题日益突出,库存居高不下,煤炭价格大幅下滑。1月22日,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还能达到591元/吨,经过7个月的弱市,煤价在8月20日时已经下滑到479元/吨。  实际上,在煤炭价格持续下跌的近几年,国内煤炭产量仍不断上升。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的煤炭产量为35.2亿吨,此后的2012年和2013年,国内煤炭产量则分别达到36.5亿吨和36.8亿吨。  进入2014年,虽然煤炭产量出现小幅下降,但总量依然巨大。今年前7个月,全国煤炭产量21.63亿吨,同比减少3180万吨,下降1.45%;全国煤炭销量20.53亿吨,同比减少3217万吨,下降1.54%;7月份2.89亿吨,同比下降1.84%。  伴随着煤炭产量增长和价格下降,国内煤炭企业在今年上半年的亏损面已经超过70%。陕西一煤炭企业负责人介绍,经过前几年的大规模扩建,今明两年是煤炭产能集中释放期,这些投产的煤矿多是国有大型现代化矿井,生产能力大,况且前期通过大量银行贷款而建设的煤矿是必须投产的,否则银行贷款没法还,所以亏损也得生产。  因此,为了改善国内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煤价大幅下跌的现状,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以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等相关部门自7月份以来已经多次组织“救市”。  7月14日上午,国务院召开部分行业座谈会,强调要高度重视当前煤炭行业面临的困难,就行业脱困提出了控制产量、化解产能过剩、限制进口、清理税费、改进企业考核、加强金融支持和统筹协调的要求。7月14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召开煤炭行业脱困工作第一次联席会议,确定了7项具体措施:一是建立联席会议制度;二是督促各地抓好已发文件落实;三是严格煤矿产能管理;四是加强煤矿产能社会监督;五是建立健全煤炭企业诚信记录;六是对违法违规煤矿实行联合惩戒;七是加强进出口调节。  7月25日,国家发改委主持召开了煤炭企业脱困工作第三次联席会议,提出了“六严一扶持”和“五个抓紧”等具体工作重点。强调严格依要求化解过剩产能,指出今年在计划淘汰800个小煤矿的基础上,力争淘汰1000个小煤矿;煤矿产能核定在完成30%的基础上,力争完成40%。  从上述会议中不难看出,进行“限产减销”已经成为下半年煤炭工作的重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掌握的一份资料显示,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代国家发改委起草的下半年产量调控指导意见称,为达到市场供需基本平衡,以2013年实际产量为基数,按山西、陕西、内蒙古和贵州等煤炭主产区及神华、中煤集团全年调减比例10%,其他省区调减8%测算,今年后5个月调减总量将达到1.9亿吨左右。  怕丢市场  对于这一减产计划的实施效果,国内多数煤炭企业仍心存疑虑。山西阳煤集团一位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现在国内煤炭月产量一般为3亿吨,月均产量减少3100万吨也就市场量的10%,更为重要的是,限产减销是“治标不治本,作秀大于实际,看似主动实为无奈”的一种做法,而且限产也不代表煤炭市场就会好起来。  “有行政支撑和市场制约,实现产量减少应该没有大问题,其实如果国家不限产,我国煤炭净供应量减少的时期也会马上到来,只不过会使一部分煤炭企业在没有安慰中‘死去’,比这样有限产情况下的安慰之死要‘惨’,对社会稳定略有不利。”上述煤炭企业人士如此看待当下的煤炭限产。  然而,为了推动煤炭价格合理回归,7月31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召开了“4+1”下水动力煤企业座谈会,共同分析市场形势,研究应对当前市场下行挑战的措施办法。  会议形成以“控总量、稳价格”为主要内容的几项共识:一方面,确定8月份5500大卡下水动力煤挂牌价统一为489元/吨,与7月30日发布的环指水平一致;另一方面,规范企业价格优惠政策,将各企业优惠政策恢复到年初水平。  此外,会议还商定由协会牵头组织四家企业重新确定下水动力煤定价机制,在考虑发热量指标的同时,规范灰分、硫分和水分等煤质指标对价格影响的权重,以及加强自律约束机制等。进入8月份,一系列的“救市”会议仍在继续。  多次会议过后,神华集团和中煤能源相继宣布将调减2014年煤炭产量和销售量。神华集团表示,全年将调减产量5000万吨、调减销售量6000万吨。中煤能源决定将2014年度的原煤计划产量较原计划的2014年度原煤计划产量调减约10%,调整后的2014年度原煤计划产量将较2013年度的原煤实际产量减少约5%。中煤能源认为,调整计划有利于维护煤炭市场稳定、优化公司煤炭产品结构、提升企业经营效益。  实际上,两大煤炭企业的限产减销并不被行业内看好。秦皇岛港股份公司一位分析人士表示,中煤能源和神华集团估计也是没法真正限产的,“现在上面提出来,企业也是跟着喊口号罢了”。  煤炭企业能否做到真正限产是受到各方面因素制约的。一方面,如果下游还有需求,煤炭企业就更不能限产,比如有的电厂都是与煤炭企业提前达成共识,每年从煤企买多少万吨的煤炭是基本定好的,不会有很大变动,如果煤炭企业限产,保证不了煤炭供应量,那么电厂明年可能就将这家煤炭企业的计划缩减,所以说要限产就得国内煤炭企业一起限,光几家是不行的。  另一方面,煤炭企业能否实现限产还得取决于铁路,假设煤炭企业今年完不成铁路计划和运力,那么明年很有可能就会被铁路缩减运力。  “会不会我的煤矿今年限产了,市场形势转好之后,明年的销路就少了,很多影响因素在里面,估计产量也不太好控制。其实,中煤集团盘中偏高,有些低质煤矿没有销路,还真不如减产,神华集团基本都是优质煤,不愁没销路,只是价钱和市场问题,就算限产也只是限制生产成本较高的煤矿而已,不会限产那些质量好的煤矿。”此外,上述秦皇岛港公司人士还表示,即便煤炭企业真的某时段限产,但产量仍处于随时释放的状态。  其实,通过采访发现,大型煤炭企业不愿意限产的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担心市场被小煤企挤占。山西另一五大煤企人士称,能做到很好控制产量的是大型企业,针对小型企业的控制是乏力的,如果小型企业生产增加侵占了大型企业减产的空间,不光不利于煤炭行业转型升级和企业做大做强,还会延长小企业的退出时间,这样就会带来与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不匹配、不协调的新现象的发生。  进口煤“虎视眈眈”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国内煤炭产量持续增长的形势下,依然没能阻挡煤炭进口量的大幅增加。  自2009年我国一举由煤炭净出口国转变成为净进口国,煤炭进口量一路攀升。2013年,我国煤炭进口3.27亿吨,出口751万吨,净进口量达3.2亿吨,比2012年增加4000万吨。进口量再次刷新中国煤炭进口量的新高。  今年,在煤炭价格持续下滑的过程中,煤炭进口量始终保持高位。前7个月,我国煤炭进口量18289万吨,同比下降2.2%;出口量348万吨,同比下降29%。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预计,受国际煤炭市场供大于求和煤炭价格偏低以及一些电厂已经建立起比较稳定的进口煤采购渠道等多种因素影响,我国煤炭进口总量或将继续保持高位,全年净进口量仍将在3亿吨左右。  就是这3亿多吨进口煤却搅得国内煤炭市场“不安宁”。一位从事煤炭贸易多年的张先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进口煤主要在东部沿海地区,我国煤炭价格正好以沿海价格为基准,因此进口煤的冲击是直接影响。  “虽然进口量只有3亿吨,但直接就把沿海煤价拉下来了,而我国经济发达地区都在沿海,这样沿海价格一下来,内地的煤炭价格必然下降。”张先生称。  实际上,“限制煤炭进口”也早已成为救市策略之一。第三次联席会议提出的“六严一扶持”中也表示要严格依规控制煤炭进口,要运用不违法、不违规的技术手段,控制煤炭进口,加快研究出台煤炭质量标准,可以先行出台一个“通知”等文件,控制进口煤。  不过,自去年5月份以来,进口煤限制政策迟迟没有落地,这也为国内煤炭企业限产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因素,企业担忧市场再被压缩。  中国煤炭市场网首席评论员侯玉春表示,国内煤炭限产难敌“虎视眈眈”的进口煤,而且进口煤质量限制究竟能起多大作用还需要观察,可能最后很短一段时期内会有部分效果,但时间稍长则会达不到预期,劣质煤炭进口会持续填补国内高质量煤炭的市场份额,间接影响煤炭市场。  多位煤炭企业人士认为,市场仍然是最有力量的调节方式,真正意义的限产是由微观企业根据市场供需状况完成的,“当煤炭卖不动了,企业就自动限产了么,一般国家硬性规定的那些措施,作用都不大”。  而且,进口煤也时刻制约着国内煤炭价格。“比如澳大利亚5500大卡动力煤到南方港口的价格仍为560元/吨左右,还是比较低,倒推国内煤炭到秦皇岛港的价格应该是480元/吨,才能有竞争,所以9月份之后即便煤价上涨,5500大卡动力煤的价格应该不会超过510~520元/吨。”秦皇岛港一位人士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