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葡娱乐场388官网-电玩棋牌欢迎您 > 产品展示 > 这意味着政策倾向于从注重外资准入管理,进一步放开钢铁、化工、汽车等一般制造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

这意味着政策倾向于从注重外资准入管理,进一步放开钢铁、化工、汽车等一般制造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
2020-02-14 04:57

外商在中国钢铁行业投资所涉及的市场壁垒几度传来松绑的信号,面对高准入门槛并频频碰壁后热情渐消之时,终于等到了钢铁领域外资准入限制进一步放开的消息。  近期,针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进一步放开一般制造业的外资准入限制”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将进一步放开钢铁、化工、汽车等一般制造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包括放宽外资在注册资本、股权比例、经营范围等方面的限制。  尽管细则尚未出台,但是开放的姿态已经摆出。限外之闸得以打开被视作是一种必然,放开外资股比限制是大势所趋。此次放宽的限度有多大,仍然是一个疑问。  原来只能投资已有的钢厂,现在是否允许新建?外资股权能否超过50%?注册资本的上限又是什么?这一系列问题恐怕只有等到细则出来才清楚。  不过放开的信号一发出,有人欢喜有人愁。担忧的是,正处寒冬期的钢企在面临发展瓶颈时,还要承受今年环保成本提高和外资进入的双重压力。喜的是,外资的进入或将使一片哀鸿中的中国钢企注入一些活力,要知道提高盈利能力和技术含量是一大利好要素。  但也有几位业内人士直呼“近期内应该不会有太大改变”,认为释放出信的号意味更浓。被看淡也不是毫无道理,全球领先的钢厂如安赛乐米塔尔、浦项制铁等外资公司在此前一直在寻求与中国钢铁企业的合作,正因重重限制,不少看好的项目不了了之。  在此前的规定中,国外钢铁企业投资中国钢铁工业,须具有钢铁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其上年普通钢产量必须达到1000万吨以上或高合金特殊钢产量达到100万吨。  而对于投资中国钢铁工业的境外非钢铁企业来说,就更难了。必须具有强大的资金实力和较高的公信度,被要求提供银行、会计事务所出具的验资和企业业绩证明。此外,境外企业投资国内钢铁行业,必须结合国内现有钢铁企业的改造和搬迁实施,不布新点。  但是随着市场的变化,钢铁行业遭遇萧条期,国内钢企兼并重组整合,也面临转型的问题。有声音认为股比的限制已经坚持了这么久,没有达到当初预想的效果,不如放开限制让企业之间充分竞争。  正在这种整合背景之下,此次放开的信号传来,在一些关注市场变化的业内人士看来,这是意料之中。在今年年初发布的《关于加快重点行业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中,可以看出钢铁行业对兼并重组的要求更为迫切,虽然《意见》并未提及外资控股的要求,但外资进入钢铁工业领域还要和目前的钢铁产业政策相一致。外资准入限制也被认为放开是迟早的事。  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朱宏任曾表示,“我们认为外资可以在钢铁行业中发挥一些积极作用,对他们一些新技术的引用,有利于中国钢铁工业的转型升级”。  外资进入钢铁行业的积极一面被重视,但正如中信建投经济咨询研究总监周锐所说,进一步放开钢铁行业外资准入限制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有利于国内钢企的转型升级,另一方面,竞争能力较弱的民营中小钢铁企业也将会加速洗牌。  但值得注意的是,影响外商投资国内钢铁领域的不止是政策,市场和公司战略也是考虑的重点。同样受到冲击的外资钢厂自顾不暇之时,是否仍有加码中国钢铁领域的热情和实力?

针对外商在中国投资所涉及的市场壁垒,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未来将进一步放开钢铁、化工、汽车等一般制造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接下来将研究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尽快建立能够从根本上解决突出问题的长效机制。

陷入困境的中国钢铁业再次释放出了放开外资准入的信号,将来可能在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下解决是否允许外资控股等争议性问题。  据外媒日前报道,业内人士透露中国官员正在研究一项提案,拟取消实施了九年的外资禁止控股中国钢铁企业的相关规定。对此,网易财经向中国钢铁业主管部门工信部求证,相关官员表示,关于放开外资准入的限制,目前还只是在研究,没有形成具体政策。  探索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对于近期或今年能否公布政策进展,该官员透露,钢铁业的问题是放在制造业开放的大盘子里统一考虑的,有一部分已经明确,但不确定是否已经包含钢铁业。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迟京东对于短期内解决外资准入的政策限制不太乐观。他此前曾对外媒称,中国正在研究放开外商投资钢铁业的限制,但结果不一定符合人们的期望。  实际上,网易财经注意到,在中钢协官方网站贴出的一篇工信部副部长苏波5月18日讲话稿中曾表示,“我们将研究解决钢铁行业外资准入限制问题,探索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支持国内钢铁企业引进国外先进工艺技术、管理理念和智力资源,合理引导外资投向中西部地区。”  所谓“负面清单”,相当于投资领域的“黑名单”,列明了企业不能投资的领域和产业。中国实施负面清单制度最早从上海自贸区开始。而在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决定中提出“进一步放开一般制造业的外资准入限制”后,商务部5月初对外表示,已经对一般制造业的开放现状做了初步梳理,目前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具体开放措施,其中重点提到了负面清单制度。  专家称外资控股不是主要障碍  根据外媒报道,2005年7月,中国政府出台规定禁止外国投资者持有中国钢铁企业的控股权。该规定阻止了米塔尔钢铁公司收购在深圳上市的湖南华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控股权的计划。  按照媒体之前统计,中国政府对外资进入钢铁要求很高,境外钢铁企业投资中国钢铁工业,须具有钢铁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其上年普通钢产量必须达到1000万吨以上或高合金特殊钢产量达到100万吨。投资中国钢铁工业的境外非钢铁企业,必须具有强大的资金实力和较高的公信度,提供银行、会计事务所出具的验资和企业业绩证明。境外企业投资国内钢铁行业,必须结合国内现有钢铁企业的改造和搬迁实施,不布新点。同时,原则上不允许外商控股。  迟京东对网易财经表示,对于钢铁产业来说,是欢迎国外有实力、有技术和管理的企业能够参与到结构调整产业升级中来,合作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当然过去有一条不允许外资控股,但是过去七八年了,行业也发生了变化,有一些企业是可以对外开放的。  钢铁业专家对网易财经表示,当年也是固步自封、井蛙观天才造成今天的问题,目前来说放开外资准入钢铁业的问题已经不存在思路上的障碍。  迟京东对网易财经表示,外资准入的问题近年来实际一直在研究,但是还没有到正式讨论层面,未来需要解决的是度的问题,要研究开放到什么层面,那些企业可以放开等等,很多具体问题需要解决。  在专家看来,中国钢铁业太难了,实际上政府也有意通过外资帮助钢铁企业减少负担,至于控不控股并不重要。而且从外资的角度的看,它们对控股中国钢企的兴趣可能也不大,估计最多是一两个钢厂。“从产量角度看,国企和民营钢厂的产量各占一半左右,而在产钢以前的环节,因为投入大成本高,国企明显占优优势,被外资控股一两个钢厂又能怎么样”,专家表示。

钢铁行业放宽外资准入的政策近期正式落地,但有分析人士指出,钢铁行业目前产能过剩、供大于求的市场环境,对外资的吸引力弱于往年。另外,这一政策的落地意味着中国政府倾向于将钢铁行业推向更充分的市场竞争,部分依赖于政府补贴和地方保护主义的国有钢企生产环境或更加艰难。

分析指出,随着市场壁垒的消除,外商投资中国的积极性将会提高。不过,限制的放开需要一段时间。

国家发展改革委3月13日在官网对外披露,经国务院批准,发改委、商务部日前发布第22号令,全文公布《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自2015年4月10日起施行。在主要政策导向上其中一条是放宽外资准入,进一步放开一般制造业,取消钢铁、乙烯、造纸、起重机械、输变电设备、名优白酒等股比要求。有序推进服务业开放,在商贸物流、电子商务、交通运输、社会服务、金融、文化等领域提出了一系列开放措施。

涉及多个领域

对于钢铁行业放宽外资准入,取消外资股比要求,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梁艳红表示,这意味着政策倾向于从注重外资准入管理,更多地转为注重市场调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