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葡娱乐场388官网-电玩棋牌欢迎您 > 企业资讯 > 我国是铁矿石进口大国,中国钢企积极投资海外矿产资源

我国是铁矿石进口大国,中国钢企积极投资海外矿产资源
2020-02-13 05:16

当机遇与我们第一次擦身而过我们没有珍惜,这可能是我们粗心大意了。但是当它再次来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却还无动于衷的话,那以后我们连抱怨的资格都不应该有。因为你就应该为自己的“不长记性”而“买单”。  无论是过去的集体谈判还是后来的铁矿石期货,平心而论都没有为我们争取来铁矿石定价的话语权。反倒是当前的钢铁行业集体低迷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由于集体“无意识”采购下降,铁矿石难得出现了下降的苗头。对于中国钢铁企业而言,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趁火打劫”,这时候是中国钢企出海提升矿石战略储备的最佳时机。  首先要明确一点,尽管钢铁行业目前整体低迷,但是我们对于铁矿石的潜在需求依然巨大。多年来中国钢企一直扮演着海外矿山“打工仔”的角色,钢企被铁矿石侵蚀掉了大部分的利润。但尴尬的是,中国钢铁企业多长流程,因此短期很难改观对铁矿石的依赖。再加上建筑领域多钢筋混凝土,废钢的回收周期长,很难形成对炼钢资源的有效补充。  2013年,中国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102.76点,同比下降8.6%;进口铁矿全年平均到岸价格为129.03美元/吨,同比上升0.28美元/吨,上涨0.22%。进口铁矿价格和钢材价格之间的比价关系已经完全打破,跟涨不跟跌、易涨难跌的局面愈演愈烈,甚至达到了我行我素的地步,即钢材价格下跌时进口铁矿价格仍在上涨。钢铁行业的正常营运利润、多种经营利润都补给了国外铁矿,这种事实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其次,海外找矿参股模式好于单打独斗。目前这种参股模式是日韩钢企所常用的一种手段。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即便矿石涨价波及自身成本,那么也可以用矿石涨价带来的利润来弥补自身钢铁主业方面的损失。这样做和独立开发相比,见效更快同时阻力也更小。特别是在资源保护主义盛行的今天,用当地人在当地办事似乎会更加“畅通无阻”。  特别是近年来股东回报不景气,矿业公司变得不受投资者欢迎。而就是这些投资者,尤其是那些要求在近几年内实现快速增长的投资者,促使企业以过高价格收购资产。随着内部回报比率变得难以为继,矿业板块出现了创记录的大量注销和减值,结果造成股权市场龙头切断。而就中国钢企而言,对于那些有发展潜力同时“很差钱”的矿商,这时候是我们“趁虚而入”的最好机会。  而在延伸产业链,维护上游铁矿石资源安全方面,武钢无疑走在了其他中国钢企的前面。3月23日下午2时许,GMT航运公司凤凰号远洋货轮徐徐停泊太仓武港码头,武钢第一船海外自产矿石运回国内。该船装载4.6万吨铁精矿,产自利比里亚邦矿,当日在太仓海关报关商检,将于近日换装内河船舶后运回武钢工业港码头。  近年来,武钢大力实施“走出去”战略,加大海外资源投资开发力度,在利比里亚、加拿大、巴西等国拥有多个铁矿石项目,成为全球钢铁制造商中矿石资源最大拥有者。  再次,建立全球的铁矿石资源安全保障体系应该上升到中国国家安全的战略层面。对于出海找矿的中国钢企,政府应该给与资金和政策方面的支持,特别是在钢铁行业资金链相对紧张的今天,不能让钢企“因为很差钱”而缺乏出海找矿的动力,进而在下一个钢铁繁荣时期再次任人宰割。  除此之外,“家有余粮心不慌”,在出海的同时,对内我们也应该提升内矿的集中度,使其真正成长为外矿的有力补充甚至能分庭抗礼。再有就是要充分利用和优化手中现有的争取话语权工具,积极提升影响力。特别是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要做到更及时、更全面、更公平、更真实、更有使用性。  上帝在为我们关紧一扇门之后同样会给我们留出一扇窗。对于中国的钢企而言,在长协矿谈判的大门关死的今天,如何利用当下钢铁行业的危情寻找到铁矿石话语权的主动是我们的当务之急。机会稍纵即逝,错过了之后或许真的在无机会出现。

在行业深陷寒冬的背景下,国内钢企再次把目光投向海外。北京商报记者日前获悉,武钢将在位于西非的利比里亚建设并运营一家合资钢铁厂。业内认为,不同于上一次产能扩张时期的“出海”,此次钢企海外建厂目的是为国内过多的产能寻求到合适的“容身之所”,同时也为了节省铁矿原料运输人力、物力、金钱、时间的付出,降低物流成本,但钢企“出海”仍需要防范政治、法律、劳工、环保等风险。据悉,这座钢铁厂将依托武钢此前在利比里亚开发的邦矿产能。利比里亚邦矿是武钢主导开发的第一座海外矿山,2013年7月投产,2014年2月开始向国内运回铁精矿。事实上,武钢海外建厂并不是个例,近年来,我国钢铁行业正在掀起一股海外建厂热潮。今年初,中国大型钢铁企业马钢集团、中国冶金科工股份有限公司与FerrumCorp.公司就共同签署了哈萨克斯坦100万吨/年综合钢厂项目合资公司备忘录。去年9月,河北钢铁集团与南非工业发展公司、中非发展基金达成合作,启动500万吨南非钢铁项目建设。分析师刘新伟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观察目前我国钢企海外建厂不难发现,主要为产能供不应求、铁矿石资源丰富、人力成本较低的地区,比如东南亚、非洲以及西亚国家。此种做法不仅可以消化国内过剩的产能,也可以为企业节省人力、物力等多重成本。数据显示,2014年粗钢产量为8.23亿吨,2014年中国粗钢产能约12.5亿吨,而2014年的钢铁需求量仅为7.02亿吨。而在产能严重过剩的背景下,从2011年开始,钢价便急转直下,螺纹钢主力期货1601合约从最高5283元/吨,跌至如今的1826元/吨。据中钢协方面统计,今年上半年,纳入该协会统计范围的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5万亿元,同比下降17.9%;主营业务亏损216.8亿元。“从最为直观的吨钢利润来看,高峰期能达到1000元左右。之后逐渐下滑到一公斤猪肉、一瓶矿泉水的水平。而到今年上半年,每吨钢利润一度只有0.43元,还不够买一支冰棍。”分析师于明静说。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指出,产能过剩是钢企纷纷海外设厂的主要原因,供过于求的市场致使钢铁价格不断下行,成为亏损、盈利收窄的主要元凶。虽然目前钢企纷纷海外建厂,但业内提醒钢铁企业“走出去”必须充分认识到将要面临的政治、法律、劳工、环保等风险。事实上,我国钢企“走出去”之路并非一帆风顺。2007年10月,国内最大的钢铁集团宝钢集团宣布和全球最大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合资在巴西东南部成立宝钢维多利亚钢铁公司,但由于2008年底金融危机爆发导致全球各钢铁生产商大幅削减钢铁生产,宝钢集团取消了该项目,并对宝钢维多利亚钢铁公司进行了清算。又如,首钢曾收购一家秘鲁的铁矿石公司。然而,当地员工经常通过罢工来要求加薪和提高福利待遇,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工作计划和成本开支。“虽然目前铁矿石价格比较低,而且新兴市场劳动力廉价、环评标准低,但是整个全球钢铁市场还是供大于求,在这种背景下,海外建厂应该慎重,降低市场风险。”林伯强说。在行业专家看来,除市场风险外,海外投资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风险,而中国钢企在这方面的经验积累还远远不够,“出海”成功的路仍然漫长。

本报记者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获悉,随着钢企利润继续被压缩,越来越多企业将选择停止进口铁矿石。

2014年3月23日,GMT航运公司凤凰号远洋货轮徐徐停泊太仓武港码头,这是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第一船自产矿石从利比里亚回国。  利比里亚邦矿是武钢主导开发的第一座海外矿山,也是武钢“走出去”战略的标志性工程。  近年来,武钢大力实施“走出去”战略,加大海外资源投资开发力度,在利比里亚、加拿大、巴西等国拥有多个铁矿石项目。武钢“走出去”也是中国钢铁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我国铁矿石进口量不断增加。2011年,我国进口铁矿石6.86亿吨,进口额高达1124亿美元,在进口的所有大宗产品中仅次于原油。  受矿石价格高企等因素的影响,包括一些央企在内的钢铁企业出现了大面积经营亏损。与此同时,国际三大铁矿石巨头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力拓的利润都创下历史新高。  虽然,我国是铁矿石进口大国,但一直无法改变“多对三”的铁矿石供需市场格局,没有定价话语权,仅仅是国际铁矿石价格的接受者。为了应对铁矿石涨价,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五矿商会等做了种种努力,比如规范铁矿石进口秩序、实行进口资质、推行代理制等,这些做法起到了一定的改善作用,但难以从本质上解决中国钢铁企业依赖于三大矿的格局,无法让进口铁矿石价格回归到合理的区间。  中国钢企“走出去”成为必然之举。中钢协党委书记刘振江表示,这些年,不少钢企在实施“走出去”战略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也交了不少“学费”。  刘振江表示,企业在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在不同的社会制度、经济文化、法律环境和自然环境下开展投资合作、项目建设和运营管理,都会因文化、经济、法律以及风俗习惯之间的巨大差异和沟通障碍造成损失。我们缺乏对其法规政策的深入了解,缺乏体制、机制和国际化人才的支持保障,缺乏在项目运营管理过程的磨合以及双方商业文化的融合,上述差异和矛盾会逐步暴露、积累,不及时化解将会直接转化为法律风险。  “走出去”企业面临着合同风险、安全事故风险、市场营销、重组并购上市等资本运营风险、以及知识产权风险、诉讼纠纷风险、人力资源和税收、环境保护风险等。其中,法律风险一旦发生,企业自身难以掌控,往往带来相当严重的后果,有时甚至带来颠覆性灾难。因此,建立健全法律风险防范机制,是加强企业“走出去”风险管理最基本的要求。  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企业法律事务分会在京成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企业法律工作组组长、武钢总经理助理、总法律顾问刘新权当选会长,刘振江被推举为名誉会长。  刘新权表示,企业法律事务分会成立后,拟组建10个专家组,在国际贸易争端解决、劳务用工、环境保护、并购重组、公司治理与合规运营、融资与证券、知识产权保护与管理、境外投资及风险管理、社会责任与公共危机管理、诉讼与非诉讼及仲裁业务指导与代理等方面,为会员单位提供专业建议和解决方案。  据悉,钢协企业法律事务分会是我国经济产业领域里首家成立的行业性企业法律社团组织。  世界钢铁工业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性产业,很多钢铁企业以资源的全球利用为基础,以扩大市场份额为目标,积极开展国际化经营,建立了覆盖全球的贸易网络,在本土以外的国家和地区投资设厂,全球化水平越来越高。国际大型钢铁企业积极构建战略联盟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业内专家表示,铁矿石连年涨价,原因就在于三大矿山对于资源的垄断。打破垄断的办法是给对方培养竞争对手,日本钢企一般不投资当地最大铁矿企业,而是投资于其竞争对手。比如在巴西,日本投资了第二大的MBR铁矿,有效防止了卖方的垄断。澳大利亚和南美的新兴矿山企业,中国钢企应该予以一定的扶持。  要真正做大做强武钢乃至我国钢铁业,目前“走出去”的规模还远远不够,争取铁矿石谈判中的话语权也仅仅是个开始。

2008年1月,武钢与香港上市公司锦兴国际订立合作协议,双方拟对马达加斯加苏拉拉铁矿项目进行勘探及开采,2009年9月及2010年5月,分别取得了开采权和开发许可证,合作开采的矿产品全部供应给武钢集团使用。

徐乐江认为,盲目投资铁矿石资源将带来新的风险,因为铁矿石不会像石油一样被消耗掉,会继续保存在地球上,未来中国工业化结束后,对铁矿石的需求将大部分转移至废钢。

2012年6月,宝钢再次与FMG达成协议,把在澳大利亚拥有的两项铁矿石采矿权益合并成立IronBridge公司,双方各占88%、12%股份。这家公司拥有两个世界级的铁矿床,储量达52亿吨,预计2015年初投产,最初年产量150万吨。

实际上,不少政府官员和钢企管理者呼吁业内以停止采购进口矿的行动来抵制矿商的涨价行为。

2009年12月,武汉与巴西EBX集团签署钢铁和矿山项目合作协议,投资4亿美元认购EBX下属巴西矿业公司MMX21.52%的股份,成为MMX第二大股东。双方签订了为期20年的铁矿石购销协议,MMX旗下Sudeste项目将向武钢集团总共出售1600万吨铁矿石。

徐乐江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停止采购进口矿主要针对钢厂的小高炉,但大高炉依然继续采购,因此,停止采购的量并不大。

多位钢铁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中国钢企积极投资海外矿产资源,矿价暴跌对钢企而言各有利弊:企业盈利空间因原料成本降低而有所扩大,但对早年投资海外铁矿资源的企业来说,矿价大跌反而使其海外矿产面临减值压力。

宝钢的兄弟企业武钢近几年就在不断通过投资上游产业加大资源自给率,对此,武钢总经理邓崎琳曾直言,武钢这样做是“被矿商逼的”。

2009年7月,武钢与澳大利亚CXM公司签署正式合作协议,合作开发南澳埃尔半岛中部和南部铁矿项目,该项目是南澳最大的铁矿开发项目,预计资源总量达20亿吨以上。此外,CXM向武钢定向增发股票。收购完成后,武钢将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09年11月完成收购项目的交割。

自今年开始,尽管钢材价格有所回暖,但由于铁矿石价格涨幅远超过钢材价格涨幅,使得国内钢铁企业的盈利空间进一步缩小。

2009年5月,武钢与澳大利亚矿业公司WPG签署框架协议,将成为WPG第二大股东,计划投资4500万澳元获得WPG位于南澳洲中部HawkNest合作矿区50%的权益。该项目预计年产铁矿石原矿1350万吨,铁精矿600万吨,矿龄估计达30年以上。

过去十年,全球钢铁产业链主要是围绕铁矿石供求这条主线而展开惊心动魄的博弈,铁矿石有一个专业而冷门的金属品种,摇身变成炙手可热的商品。

其中,宝钢集团、武钢集团等中国大型钢铁企业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加大海外寻矿步伐。但由于缺乏经验,不少项目先后遭遇了工期延长、投资额远超预期等困境,并在铁矿石价格大幅下跌时,面临着投资回报缩水的处境。